发布询价单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人物访谈 > 行业领袖 > 正文

专访极飞科技彭斌:我们是农业科技公司,不是无人机公司

2020-09-26 17:29 性质:转载 作者:何加盐 来源:《中国科技信息》杂志
免责声明:无人机网(www.youuav.com)尊重合法版权,反对侵权盗版。(凡是我网所转载之文章,文中所有文字内容和图片视频之知识产权均系原作者和机构所有。文章内容观点,与本网无关。如有需要删除,敬请来电商榷!)
封面人物发现用科技改变世界的新青年在人们的印象中,极飞这两个字是与无人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但是,极飞科技的创始人兼CEO彭斌却很认真地告诉《中国科技信息...

封面人物

发现用科技改变世界的新青年

在人们的印象中,极飞这两个字是与无人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但是,极飞科技的创始人兼CEO彭斌却很认真地告诉《中国科技信息》:我们不是一家无人机公司,而是一家农业科技公司。

从2007年到2018年,经过11年的摸索,极飞从一家提供无人机技术的公司,先是转型为一家做农业无人机的公司,现在又转型为一家致力于提升全球农业生产效率的公司。

从高高在上的天空,到一脚泥一脚水的田间地头,极飞是怎么走过来的呢?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型?未来的极飞将会怎样?

《中国科技信息》以两个半小时的专访,为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极飞和真实的彭斌。

一、极飞发展的三个阶段

彭斌的创业之路始于2007年,当时他才25岁。

2004年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他先是在微软工作了2年。期间,由于担任微软技术社区广东片区的俱乐部主席,他接触了很多疯狂热爱技术的“极客”。

在经常与这些极客的交流中,彭斌和一群志同道合者,决定一起来做一件事情:利用技术来改变世界。于是就和俱乐部里面的一些极客一起组建了极飞。

为了支持自己的梦想起飞,彭斌找了很多投资人。但当时还是传统互联网的天下,博客大行其道,电子商务飞速增长,投资人都在密切关注这些风口行业。而彭斌选择的智能硬件,并不受投资市场的青睐,找了一圈都没有投资人愿意支持。

最后,彭斌只好咬咬牙,找父母亲戚借钱,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创业之路。

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也经历过接近弹尽粮绝的失败之后,彭斌终于找到了无人机这个方向——当时,甚至“无人机”这个词都还不流行,大家都叫那个能飞的小玩意为“航模”。

在创业两年后的2009年,极飞走出了黑暗,营收达到了几百万的规模。

值得一提的是,与后来的中国科技公司费劲千辛万苦寻求出海不同,极飞的初始订单,大部分来自海外。当时他们的主要销售阵地是RCGroUPS国际爱好者社区论坛。

到2011年,极飞的业务已经达到两千万的规模,产品的性能也越来越好,越来越不像一个遥控模型,而更像是一个飞行机器人。

彭斌和同事们觉得,当飞行器从“航模”进入到“无人机”阶段时,就不再是一个玩具,而是可以做越来越多的事情。

2012年,彭斌团队思考了无人机的三种主要方向:空中成像、精准投放、空中表演。

当时,航拍无人机已经开始走到风口,无数的风投涌向这个领域,但彭斌认为应该是先有行业应用,然后才会有大量消费者进来,所以极飞另辟蹊径,没有选做航拍无人机,而是选择了做无人机精准投放应用。

最开始考虑的应用方向是与快递公司合作,做无人机投递。但是由于政策监管等方面的原因,这个方向迟迟没有进展。

而与此同时,彭斌发现很多做农业的公司买了他们的产品。他们特地跑到新疆去做了调研,看到他们的无人机被改造用于植物保护(简称“植保”),例如喷洒农药、除草剂等。

彭斌敏锐地觉察到,他们掌握的技术,有可能改变一个行业。

作为一个狂热的技术爱好者,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兴奋的呢?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胡杨林畔,彭斌和同事们深谈了两个晚上,决定选择做植保无人机作为极飞的主营业务。

极飞很快就造出了适合植保的无人机。不过,在新疆推销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当时的无人机刚刚兴起,价格还比较贵。一架无人机十几万,对农户来说,是难以承受的价格。推销了一段时间,怎么都没有进展。

后来极飞改变了商业模式,他们和农户谈,由极飞派无人机给棉田打药,按照每亩地十几元的服务费来收费。

由于这个费用比农户以前用拖拉机打药便宜很多,而且不会产生拖拉机压坏植物的情况,所以很快在新疆一些产棉区推广开。

这样做了一段时间后,无人机打药几乎成为新疆和东北等大农场的标配,农户和专业的农业服务公司直接采购无人机的比重逐渐升高,而江苏宿迁、湖北天门等很多地方的客户也提出强烈的采购需求。

极飞便再次转变了商业模式,从提供农业服务为主,变回销售无人机为主。

2016年10月,极飞发布了一款重磅产品:P20植保无人机,一下子在全国各地爆火,2017年的销售额就超过了亿元。

2018年中,极飞的无人机继续在全国畅销,销售额又翻了几倍。

当时,极飞团队的斗志非常高昂,随着公司不断取得新的胜利,大家觉得,极飞的技术和团队既然在农业领域能够突飞猛进,在别的领域照样能所向披靡。大家强烈要求进军更多的行业,让极飞迅速壮大。

但彭斌反而在此时产生了迷茫感和焦虑感。他觉得一下子有点找不到方向了。

找不到方向,并不是没路可走,而是可选的路太多,似乎每一条都有无限的机会。

团队内部此时也出现了争议:有的想要深耕农业,有的想要大力开拓其他行业。最后,所有的争议集中到一点:我们到底是一家无人机公司,还是一家农业科技公司?

彭斌觉得,创业最难的就是两件事,一是给自己的梦想找一个安放之所;二是找到了之后就All in(全情投入)。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后,他决定,“要为行业做技术,而不是为技术选行业”。

他跟同事说:“我们既然找到了一个可以安放自己梦想的行业,就要All in这件事情,而不应该是这个行业插一脚,那个行业插一脚,因为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壁垒,都有自己的护城河,都有自己的边界。农业目前是一个技术的低洼地,农村的老龄化、空心化这么严重,以后科技产品替代人力是必然的趋势。很多人觉得农业与高科技不相容,但是我们无人机是最先进的科技产品,都能和农业融合得这么好,那有什么道理农业不能接受别的科技产品呢?”

最终,彭斌说服了大家,一起往农业科技的方向走。

因此,极飞更新了使命愿景。其使命为:提升全球农业生产效率;愿景是:构建一个满足人类未来100年发展需求的农业生态系统,让全世界的人们都能获得充足、丰富和安全的食物。

2019年末,极飞发布了除农业无人机外的其他产品,包括农业无人车、拖拉机自动驾驶、农业物联网产品、农业遥感无人机、农田的管理系统等5个产品,成为一家名副其实的农业科技公司。

转型之后,2020年,极飞的业务不但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反而以253%的速度增长,又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爆发式增长阶段。

上一页12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拒绝广告

相关资讯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扫码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