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询价单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人物访谈 > 行业领袖 > 正文

专访丨大疆传媒乔岩 与天空最美的邂逅

2018-01-08 14:25 性质:转载 来源:听风放风
做了十一年的导演一直把自己定位为内容创作者从没想过做一家和大疆有关的传媒公司这就是大疆传媒CEO乔岩这次采访是...

  做了十一年的导演

  一直把自己定位为内容创作者

  从没想过做一家和大疆有关的传媒公司

  这就是大疆传媒CEO乔岩

  这次采访是在北京三里屯外交公寓,大疆传媒的总部进行的。一共三层,虽然不大,但乔岩很热心的带我们参观了每个角落。从《最美中国》后期工作室,到正在开会的创作团队。从如影2的组装区,到满墙的拍摄花絮照片。短短的十几分钟,让我充分感受到了大疆传媒的团队气氛。每个人都在专注做着自己的事情,兴奋的讨论着创作话题,也许只有这样充满活力的团队才能带来更多希望。

  坐下来后,乔岩聊起了他和航拍早期的一些故事。“2012年的时候,我是一个户外真人秀栏目的制片人。偶然的机会,知道了无人机航拍。一个瑞士的主持人,拿了摩托车运动的视频和幕后花絮给我看。当时是一个直升机航模,前面挂了一台5Dmark2,拍摄摩托车从空中飞起来的画面。”当时我们都觉得不错,因为栏目会安排一些户外挑战,所以我们也经常尝试各种各样的拍摄方式。

  接触航拍 开启大疆旅程

  第一次接触大疆是在2012年,市面上出了一个四旋翼小飞行器——DJI F450。当时就觉得很兴奋,花钱买了一个。一个飞控大概七八千块钱,加上遥控器、电池、四旋翼下来可能要花掉了一万五左右,还是挺贵的。它需要组装和焊接,是一种DIY的方式。刚开始的多旋翼飞行中,自己也交了不少学费。F450的飞行需要姿态模式,GPS还不是非常稳定。操作不好就会撞树,桨就断了,我也自己动手修过很多次。之后有了F550六轴无人机,我也不断对无人机进行升级。

  一次出国拍摄的机会我带着F550去澳大利亚,航拍中遇到了不少问题。后来回国逛论坛时,发现很多人和我一样的问题。就是大疆的指南针系统在北半球是好使的,而没有对南半球进行优化。因为我的拍摄计划中,还要去南极拍摄。所以我就给大疆发了私信,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技术支持。两个月以后我从柬埔寨回国,在机场得到了他们的回复。私信里说他们的市场部门刚刚成立,希望尝试一些合作。就这样慢慢接触了大疆,有了后面的合作。

  大疆传媒 一个灵感迸发的航拍团队

  2013年我做了一个决定,离开电视台。开始筹备大疆传媒的时候,国内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品牌。原来三里屯的办公地点就是现在三楼的办公室。那时候,我们的目标是做全球最棒的航拍团队。2013年大疆的一款颠覆性产品,让整个航拍领域发生了很大变化,它就是精灵Phantom。从那年开始,大疆快速发展。大疆传媒也在这个过程中有了一些转变,最早我们的航拍团队由一群导演和摄影师组成。在执行拍摄的过程中,我们既是大疆的员工又是大疆的用户。产品好不好用,我们更有发言权。我们会不断给研发团队提意见,这也算是一种别样的贡献。

  我们经常说每个月上映的中国电影中,至少有一部或多或少有大疆传媒参与。其中包括现场拍摄解决方案,航拍技术支持等。比如姜文导演还未上映的电影《侠隐》,我们就帮助解决了如影2配合3D飞猫在屋顶拍摄的方案。同时,大疆传媒也负责很多大疆自己的影片制作。比如大疆的宣传片广告、RoboMaster机器人大赛,2015和2016年,我做了两年的总导演。其实我更多的重心还是在带团队,带导演组。制作出优秀的内容是我非常看重的。


大疆传媒合作航拍影片

  航拍电影 用理念和作品去赢得更多认可

  “张艺谋导演的新片《影》前段时间拍完以后,他跟我说有生之年想拍一部无人机的影片。他看到我拿出Inspire的时候很惊讶,这么小的东西就能拍出稳定的画面。以前他们更多使用大飞机进行航拍,一天费用大概七八万,很贵。受机体和安全限制,有些镜头拍摄也不是很方便。当我说现在Inspire2+X7能拍摄6K分辨率视频时,张导也特别感慨。”这两年的电影航拍让乔岩和他的团队积累了很多,也帮助他更了解这个市场。

  拍《乘风破浪》的时候,因为是韩寒的片子。乔岩说非常想去见识一下,就参与影片的拍摄了。当时摄制团队想用大飞机进行航拍,乔岩就努力去说服他。如果使用inspire这种小型飞机,只需要两个人。而大飞机,要去四个人。飞手,云台手,焦点控制和助理。比如拍摄一些狭小空间,或者穿越某个建筑都会带来一定风险。成本和飞行安全都是选择航拍设备考虑的重要因素。“《乘风破浪》的航拍镜头是很简单的,当时摄影指导把三维建模的场景图给我们看,然后我们只需要飞到那个位置固定住机位。一直在上面呆着,相当于一个高处的俯拍机位。”乔岩一直希望用自己的作品去影响别人,也希望无论是怎样的报价都让客户觉得物有所值,希望在这个圈子里得到认可。

  对于航拍新手的几句话

  如果一个航拍人员想把它变成一份工作,就需要往更加专业的方向走。如果他只是飞着玩的话,注重一些基本的安全就好了。比如经常出现的问题就是不要飞过建筑物的后面有可能信号被阻断,不要贴近水面飞行,它很有可能会一不小心会掉水里等等。但如果你想要拍好片子,简单的方式就是接受培训,这也是大疆传媒为什么要做培训的原因。靠自己一点点摸索,会浪费很多时间。我们会教授飞行器的一些原理,怎么能够拍摄好的画面,和大量的安全实操培训。

  变换思维 选择合适的航拍设备

  如果拍电影让我选机器,搭载ARRI MINI和搭载X7的飞机各有利弊。除了成本,还有刚刚讲的安全系数。现在航拍会飞的很低,接近地面、靠近演员。所以这个风险本身是存在的,同时工作效率也是需要注意的。我的首选是X7,但是如果从运营的角度和赚钱的角度,我一定会推荐大家用大飞机。因为大飞机的利润率很高,我能赚很多钱。这个行业很多团队推荐用大飞机,也是这方面的原因。大环境也有一些问题,很多人不关注完成画面的飞手和云台手自身经验和水平,而过分强调使用什么样的设备。如果性能参数差不多,使用ARRI MINI的意义又在哪里?

  到大疆传媒选择航拍设备的公司,大部分冲着ARRI MINI或RED去的,到最后很多人可能选择了X7。X7能拍摄6K的RAW,在现在电影中4K已经够用。S35的电影标准画幅,宽容度可以到14档,这些都是X7的优势。另一方面在我看来,画面都是飞出来的。如果你飞不到那个位置,无论怎么构图,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电影中的航拍云台手是需要配合摄影指导的,完成摄影指导希望的画面需要很多磨合。有时航线到位了,云台手摇不到那个位置或者有细微差别,都会影像构图感觉。过去是飞手和云台手搭档工作,未来云台手可能在电影的拍摄中就要失业了。新一代手摇轮出现后,电影摄影师可以直接操作,这样更有利于画面控制,这会是一件改变行业的事情。

  全新手摇轮

  在片场,我们也会做一些对影视有帮助的事情。比如三维建模,在电影当中我们拿无人机,把它编成像蛇形一样的两个矩阵。空中拍上几百张照片,后期用软件。就把整个场景建成了一个三维模型,这样会节省大量时间。过去的方式是三脚架,架上激光雷达去测绘。激光雷达优点是精度比较高,缺点是没有材质。测完之后还需要拍很多照片,然后人工贴图。无人机的优点是,过程当中连模型和图片材质都一起做上去了。

  不同影片类型 不同航拍选择

  很多摄影师找大疆传媒航拍,后来就自己买飞机去拍,在他们看来航拍是件非常简单的一件事。但飞行中总会遇到很多问题,最后不得不重新去找航拍团队。电影,电视剧,广告,纪录片在我看来是完全不同的。电影航拍会选择大疆传媒团队,因为它需要更好的品质。不能出过多错误,因为时间成本对于他们来说也很重要。电视剧拍摄一般不会选择我们,因为拍摄周期可能是几个月时间,战线拉得非常长。航拍画面更多是介绍环境的大全景,所以对设备的要求不是很高,有时精灵系列就搞定了。广告和电影一样需要航拍团队,但涉及预算,航拍团队只会在一个组里呆三四天。当然也有例外,娄烨导演还未上映的新片《风中》。大疆传媒航拍团队进驻了60多天,许多画面是使用无人机拍摄的,其中包括大量手持和航拍。娄烨导演非常喜欢用航拍,大家都把它当作一个更加方便移动的设备,而不仅仅是无人机。纪录片又是一个特殊的领域,小的团队可能只有三个人,大的团队可能是五到八个人。在我看来最难的就是纪录片,比如央视9套播出的《航拍中国》,因为他对飞手的要求更高。会要求我们的飞手,具备导演思维,他才能拍到一些好用的镜头。针对不同的影片,我们也会有不同的团队搭配。而且我们也在快速适应各种类型和环境下的拍摄,争取得出最优方案。

  编者语

  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抬起头都会仰望着同一片天空。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从古至今,人们对天空的美好憧憬不曾消散,探索不曾停止。乔岩和大疆传媒团队一起,用自己的方式翱翔天空。用镜头记录下每一个动人的画面,用作品影响着每一个关注航拍的人。他从不过多畅想未来,因为未来就在眼前。

免责声明:尊重合法版权,反对侵权盗版,若本网有部分文字、摄影作品等侵害了您的权益,在此深表歉意,请您立即将侵权链接及侵权信息邮件至我们的版权投诉邮箱:info@youuav.com,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并解决,谢谢您的配合.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拒绝广告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扫码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