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询价单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综合资讯 > 正文

成立3年后,无人机竞速赛DRL也要在中国办赛了

2020-01-15 07:43 性质:转载 作者:体坛焦点 来源:快资讯
免责声明:无人机网(www.youuav.com)尊重合法版权,反对侵权盗版。(凡是我网所转载之文章,文中所有文字内容和图片视频之知识产权均系原作者和机构所有。文章内容观点,与本网无关。如有需要删除,敬请来电商榷!)
又一家无人机竞速赛要进入中国了。在2019年的尾声,DRL在中国举办了一场发布会。发布会上,他们宣布将在2020年的9月带来DRL的首站中国赛,地点是在梅赛德斯奔驰...

    又一家无人机竞速赛要进入中国了。

    在2019年的尾声,DRL在中国举办了一场发布会。发布会上,他们宣布将在2020年的9月带来DRL的首站中国赛,地点是在梅赛德斯奔驰中心。同时,他们还宣布签约24岁的中国飞手赖竞豪。

    DRL创立于2016年,创始人为尼克·霍巴切斯基(Nicholas Horbaczewski),公司总部位于纽约。他们采用的类似 F1的积分排位制,比赛使用的无人机都由官方统一提供,规格统一。飞手头戴 FPV 头显操控无人机,观众则通过 FPV 头显观看比赛。目前DRL与飞手的签约为独家,2016年冠军的签约费用为年薪10万美元。

    目前,DRL安联世界锦标赛在全球90个国家和地区吸引了9000万电视观众。2019年,DRL与优酷和微博开启了流媒体合作,在中国获得了超过3000万次的浏览量,并在微博上积累了近60万粉丝。

    此次DRL签约的飞手赖竞豪,是在赢得2019年安联DRL中国邀请赛后,获得了DRL安联世界锦标赛2020赛季的参赛资格。这场在微博上播出的DRL邀请赛,吸引了670万粉丝观看。

    对于中国市场来说,无人机竞速赛并非是个新生事物。2018年,北京鸣鑫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与DCL联盟达成了合作,将这项赛事带到了中国,由广州思益得文化有限公司负责推广运营。同时,DCL还将新媒体的独播权卖给了腾讯体育,后者将全程转播2018-2020赛季的比赛。

    以下为懒熊体育与DRL创始人尼克·霍巴切斯基的对话节选:

    懒熊体育:DRL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到中国,你们觉得中国的无人机市场是有什么地方成熟了吗?你们有怎样的布局计划?

    霍巴切斯基:我觉得两者都有,首先我们看到在中国的无人机竞速市场在不断的增长,大家对运动也越来越感兴趣,所以我们也希望能够抓住这个时机。另外对我们DRL无人机竞速联盟来说,我们刚刚完成了我们第4赛季的比赛,在过去一年我们也是首次把这个赛事带到了新加坡,第1次带到了亚洲,未来希望能够在全球一些新的地方来拓展我们的赛事。我们觉得现在这个时机非常好,中国对赛事或者说这项运动的兴趣在不断地增长,另外我们公司也在不断的拓展。

    懒熊体育:有哪些数据指标或者说哪些现象,可以证明中国的无人机市场正在增长?

    霍巴切斯基:根据尼尔森的一项调查,30岁以下的人当中17%表示他们对无人机竞速运动很有兴趣,这也让我们感到非常的激动。在过去的一年,我们也是在社交媒体的平台来播出我们的比赛的赛事,特别是今天我们通过一直播平台播放了2019安联DRL中国邀请赛的视频,成为了当天点击量最高的视频。同时,我们在不到9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在社交媒体上拥有100万的粉丝,这让我们感到非常的激动。

    我们看到中国的飞手的数量在不断地增加,也看到了中国各地都有很多业余的无人机竞速的比赛在举行,这些都是我们所关注的一些信号,说明这个市场在不断的发展、不断增长。

    懒熊体育:就你们的观察而言,喜欢看这场比赛的粉丝在欧洲也好,美国也好,具有哪些特征?怎样形容他们?

    霍巴切斯基:我们核心的粉丝大部分都是18~35岁,非常喜欢科技,喜欢打电子游戏,喜欢那些高速的非常具有竞争性的体育比赛。我们的一部分粉丝,同时也是F1和MotoGP的粉丝,他们很喜欢这类高速的赛车运动。

    懒熊体育:他们的受教育程度和收入是怎样的?

    霍巴切斯基:基本上我们的粉丝群体都受过一定程度的高等教育,因为我们的运动涉及到很多技术工程的背景,很多我们的粉丝可能都具有计算机科学或者工程学相关的背景。说到收入水平,可能各个国家的水平是不太一样的。但是我们的粉丝他们非常关注高科技,会买很多高科技产品,所以我倾向于觉得他们比较偏高收入。

    懒熊体育:不同地域之间的粉丝会展现哪些不同的特征吗?

    霍巴切斯基:我们的比赛在9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出,所以我们粉丝群体真的是非常的多样,但他们其实有很多的相似点,他们都对运动充满了激情,都喜欢科技、喜欢工程、喜欢电子游戏,喜欢高速的运动。我非常喜欢这个运动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个运动能够帮助这些粉丝跨越文化和语言的障碍。我们通过这项运动,把这些来自不同背景的粉丝结合在一起。之所以他们会成为我们的粉丝群体,也是因为他们有很多相似点。中国无人机竞速的粉丝群体,其实和欧洲、美洲、中东和非洲都非常的相似。我们通过举办现场的大型比赛,比如说明年在上海举办比赛,能够把粉丝聚集到一起,让他们能够跨越语言和文化的障碍,进行对话。

    懒熊体育:既然刚才提到觉得中国的粉丝和别的地方的粉丝差不多,你觉得怎样的渠道,或者说是怎样的方式能够更好的找到这些粉丝,然后来推广赛事?

    霍巴切斯基:我们主要是通过各种渠道的内容来和粉丝进行互动,比如说播出我们的赛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各种各样的内容,我们也会和观众来交流我们的飞手,告诉他们飞手的一些背景,包括他们是平时是如何训练的。

    懒熊体育:我自己看过一场无人机的比赛,我自己的感受是观赛的有效时间特别短,等待的时间特别长,比赛时间特别短。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这是无人机竞速现阶段瓶颈性的问题吗?

    霍巴切斯基:事实上我们反倒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个长处,因为我们在不同的比赛阶段当中,我们会加入一些讲解内容,因为无人机的速度非常快,会产生很多的撞击,那么比如说在这个当中我们有一些回放,然后一些精彩花絮的重播,然后看看这些撞击或者一些小的问题如何影响到这些飞手,然后再开始下一阶段的比赛,这样的话能够让观众更多的来了解这个赛事,我强烈建议您明年能够到现场来观看我们的比赛,因为到现场的话你感觉会不一样,现场的感觉会更好,有很多无人机在身边飞,速度非常快,所以一定要到现场来感受一下。

    懒熊体育: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因为无人机为了速度,会流失一部分转播画面,至少我看过比赛都是这样的,想问一下你们有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对这个问题你们是怎么看的?有没有一些处理方式?

    霍巴切斯基:DRL其实花了很多时间,而且一直不断研究和优化如何来很好的来拍摄这项运动,因为这是一项全新的运动,是一项高速的运动,据我了解,目前还没有其他的联盟或者公司能够做到和我们一样的拍摄水平,就是来拍三维的这种高速的运动,所以我们需要很多的练习,从不同的角度来捕捉无人机竞速或者竞赛时候的各种各样的情况。那么根据很多播出平台的反馈来说,他们评价我们的拍摄画质还是非常好的,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懒熊体育:这次来到中国,你们有怎样的目标或者期待?

    霍巴切斯基:我们希望明年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比赛的门票能够全部卖出,能够有数以千计的粉丝到现场来观看比赛。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拒绝广告

相关资讯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扫码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