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询价单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国际资讯 > 正文

以色列智库:全球武装无人机的变化给以色列带来的风险机遇和挑战

2019-11-26 17:52 性质:原创 作者:Mulang 来源:无人机网
免责声明:无人机网(www.youuav.com)尊重合法版权,反对侵权盗版。(凡是我网所转载之文章,文中所有文字内容和图片视频之知识产权均系原作者和机构所有。文章内容观点,与本网无关。如有需要删除,敬请来电商榷!)
莉兰·安特比(Liran Antebi)几十年来,以色列一直是无人机制造领域的领导者,并主霸全球无人机出口市场。这一优势使以色列享有高安全环境并影响了它与各个国...

(原文作者莉兰·安特比(Liran Antebi))

几十年来,以色列一直是无人机制造领域的领导者,并主霸全球无人机出口市场。这一优势使以色列享有高安全环境并影响了它与各个国家的关系。在最近几年来,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一领域发生了重大变化。例如中国、伊朗俄罗斯出现并迅速介入无人机制造和出口市场。对此,美国也改变了无人机的出口政策。越来越多地使用民用技术无人机,再加上述几个国家所出口的民用无人机被恐怖分子转换为军事用途。这些变化可能有在安全和贸易方面对以色列产生重大影响。本文回顾了以下几个方面,包括无人机的发展以及在世界范围内的扩散,并建议以色列国应对这些变化的政策,包括扩大对无人机扩散的情报监控系统,投资于网络和电子战对抗无人机系统。同时,提高无人机制造的透明度,并支持以色列旨在进入新技术领域以应对挑战。

以色列是全球无人机业的主要参与者。这反映其在开发和制造的先进性,该国拥有丰富的无人机运营经验以及无人机的出口市场。从2005-2013年,以色列是该领域的全球主要出口国,尽管是一个相当小的国家。近年来,包括武装无人机在内的出口数量激增并发生了很大变化。这种发展是由于新进制造商和出口商涉入;成熟的出口商改变出口政策;技术发展促进了各种民用无人机零部件和产品的改装可能性并转变为防务需求。这些变化都可能影响以色列的安全和贸易。本文首先描述了以色列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无人机的发展,包括对使用中的变化模式。文章还提出了应对方法。除了为安全隐患做准备外,以色列也需要改变无人机的生产,以维持以色列在这一领域的实力。以色列在无人机领域的统治地位至少有好几十年,早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就开始将其用于摄影目的。在1982年的黎巴嫩战争中,采用无人机用于欺骗敌对雷达系统来收集情报。有人认为无人机在军事上的成功这一行动,激发了美国在无人机领域的开发热潮,特别是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尽管早期无人机在军事行动方面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以色列主要将无人系统用于ISR(情报搜索),这是其不对称的一部分战争。从2000年代初到第二次战争的一系列行动开始到黎巴嫩战争,随后针对哈马斯采取行动。

以色列的无人机的使用量在2006年达到历史顶峰,首次记录了无人机飞行时间超过载人飞行时间。此外,在军事历史和实战中,以色列的无人机有丰富的经历。这是以色列在无人机领域的主导地位息息相关,这不仅限于实操经验。尽管以色列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国家,在2005年至2013年期间,以色列无人机出口出口总额达46.2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一。根据各种报道,以色列出口了无人机到欧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已经有多年。而且以色列也连续多年向美国出口无人机,美国人在伊拉克战争中使用了它们。目前,以色列生产和出口各种类型的无人机规模空前,包括由地面部队操作的战术微型无人机,例如由Elbit Systems公司生产的Skylark无人机,配置了6个多功能中程战术系统。该公司另一型号Hermes 450无人机,其飞行范围可达数百公里,能够承载约200公斤的特殊有效载荷。 以色列航空航天公司(IAI)生产的远程无人机(苍鹭)Industries无人机,能够承载高达470公斤的特殊有效载荷。以色列还制造和出口游击弹类无人机,其中一些是自主运行具备“一劳永逸”的系统。这些无人机具有技术能力,可以使其飞行、保持机载、跟踪目标,并在必要时与神风敢死队一样携带炸药和目标同归于尽。这类无人机人工干预量极低。

无人机的出口是以色列重要的商业部门之一,在相当时期约占其所有国防出口的10%。除了经济意义外,无人机的出口对以色列与各国的外交关系有着重大的意义。最突出的是以色列的无人机和俄罗斯交易(美国未表示反对),以换取俄罗斯避免向伊朗出售S-300防空导弹。12年来,以色列一直是美国领先的无人机出口国,并继续在无人机技术领域增强其战斗力。然而,最近几年来,美国无人机制造商开始将其生产的武装无人机(和以色列相类似的系统)寻求出售到世界各地。这加剧了全球竞争,最重要的是美国与以色列的竞争。同时,军用无人机在世界范围内扩散。这些变化也有可能影响到以色列。军用无人机扩散的变化在全球无人机市场逐年大幅增长。市场规模预计在2015年达到59.3亿美元,2022年将达到221.5亿美元。

武装无人机的全球变化增长态势下,相当部分市场增长将集中在民用部门(改装)。尽管在全球变化中,以色列和美国仍然是制造和出口军用无人机大国。但技术创新加上全球化的影响和缺乏监管,军用无人机领域发生了重大变化,并促进了无人机市场的新参与者。新玩家提供他们的商品在新的市场中,包括以前没有一方愿意参加的国家行为来销售这种武装无人机的类型和系统。这种发展导致了无人机的扩散。这与多年前美国兰德公司的预测相符:通用无人机,特别是武装无人机,以及其模式的变化,十年之内每个国家将能够购买和使用武装无人机。基于兰德公司的研究,可以说无人机最重大的变化是无人机朝武装化这一领域。中国是进入武装无人机的重要参与者,在去十年的出口市场已经引起了根本变化。根据美国国防部2015年的一份报告,中国计划2023年生产42000架多种类型的无人机,而最新的报告显示,中国毫无疑问将继续在这一领域投入庞大的资金。

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CASC)制造17架彩虹(CH)Rainbow无人机,在几年的时间里已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值得注意的其中最常见的型号是CH-3和CH-4。两者都有进攻能力,但大小、有效载荷能力和飞行时间不同而已。该制造商声称最新型的CH-5系列无人机可以携带重达1,000公斤的有效载荷,具有60小时的飞行航程,并且最大飞行距离为6,500公里。这些数字表明,该公司与在该领域具有丰富经验的国家/地区制造(主要是美国和以色列)的无人机相竞争的能力。在技术和生产快速发展的同时,相比美国和以色列的保守政策而言,中国实行非常宽松和自由的出口政策。首先,中国还没有签署诸如“导弹技术控制制度”(MTCR)的协议,该协议限制了无人机的出口。中国人所出口的各种无人机价格远低于美国人,这使中国成为有吸引力的出口商。例如,中国的CH-5无人机成本将近美国MQ-1“捕食者”无人机价格的一半。其结果是,巴基斯坦、伊拉克、和尼日利亚已经正在使用由中国提供给他们的武装无人机进行了实战。沙特阿拉伯甚至与中国合作制造。截至2018年,中国已批准无人机出口到十个国家,包括约旦、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这项中国政策影响到以色列安全和贸易。另一个导致全球无人机市场发生变化的参与者是伊朗。在近年来,伊朗一直在制造各种类型的无人机。

尽管伊朗拥有一些在展览或军事游行中展示出没有任何攻击能力的无人机。直到最近几年,看来伊朗将其制造的无人机供其盟友和保护国使用,例如黎巴黎真主党。然而,在过去的两年中,伊朗显然也开始向叙利亚出口无人机,尽管该国是一个失败的国家,从事内战已有五年以上。这个新的发展是以色列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伊朗及其盟国使用的主要系统之一是沙赫德无人机,它被用来攻击叙利亚的叛乱分子。伊朗拥有自2017年以来一直提供名为Hamaseh无人机,无人机学者认为i该无人机非常像以色列IAI公司生产的的Heron TP(尽管尺寸较小)。根据伊朗的报告,这架无人机可以携带先进的传感器和一定当量的弹药,使用寿命长达11个小时,最大飞行距离达200公里。伊朗人还声称这架无人机具有隐身能力,尽管其外形和弹药的方式装反了。由于伊朗没有任何军事卫星,因此其操作无人机的能力受到限制,其无人机的射程仅限于相对较短的距离。在其他情况下,他们收集的情报信息的最后,只能使无人机处于迫降状态下进行。

特朗普正在考虑改变美国的出口无人机政策。在新政策框架内,降低销售壁垒来寻求扩展美国国防工业的顾客圈子。美国有人则反对该政策,部分原因是他们声称进攻性无人机的销量虽然增加了,但有责任向那些采取不负责任行动和行为的政府提供武器反对他们的邻敌,但他们也会利用无人机也来针对平民。另一个希望成为世界上更重要的参与者的国家是俄罗斯。与该国传统战略军事力量相比,俄罗斯是该领域相对落后。尽管如此,人们普遍认为俄罗斯依然是在无人机领域的五个领先国家之一,该国在无人机开发计划成本核算中投入资源的有数十亿美元。'

全球武装无人机不断增长的变化,需要特别注意那些给叙利亚等流氓国家提供无人机装备的国家。这些变化,让许多国家已经成为无人机制造商,通常供自己消费外还出口。尽管大多数具备制造无人机能力的国家都不令人反感,但潜在的这种变化对以色列的国防和贸易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这些相对较新的制造商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南非、委内瑞拉和乌克兰,甚至还有很多国家不断介入。鉴于无人机领域的全球变化,旨在限制或改变现有状况的举措是时候推出了。联合国裁军研究所(UNIDIR)呼吁提高透明度,监督和法律管制武装攻击无人机的出口。该研究所和来自不同国家基于与不同领域专家的会谈,包括重要的是针对以下方面进行公开和联合的多边讨论:设定使用武装无人机的标准和出口原则的目的。此外,美国在2016年发起了一项举措,起草了规范无人机出口的原则文件。虽然迄今为止,已有40个国家(除以色列外,法国、俄罗斯、中国,巴西是拒绝签约的重要制造商之一)。和以色列一样,他们担心该文件将限制其全球业务的发展。武装无人机的使用方式的变化,导致无人机扩散的尤其促进并改变其使用方式,尤其是在使用进攻性无人机时。

中东是武装无人机在全球变化中一个充满暴力冲突的实际应用区域。一个突出的例子是,在第二次海湾战争之后,伊拉克军队与伊斯兰国(ISIS)恐怖分子作战的案列。但是,伊拉克军队目前拥有中国制造的具有制导能力的无人机,这些系统使伊拉克能够加入全球武装无人机俱乐部。十年前,仅限于少数几个国家才具备这样的能力,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的军队开始使用武装无人机。根据PAX组织的一项研究,新的无人机制造商,如伊朗,向各个国家提供了无人机,其中包括一些地面武装也由他们提供。伊朗制造的无人机已在许多地区冲突中使用,包括土耳其、叙利亚以及巴基斯坦。伊朗制造的无人机被用来对付巴基斯坦西北部的叛军。而这些国家购买和使用无人机的能力令人不安,特别是考虑到他们政权的性质,其不稳定性以及与之相关的恐怖威胁。2018年2月,叙利亚向以色列发射伊朗生产的进攻型无人机。各种消息人士称,伊朗所生产的无人机是美国隐形无人机的克隆版本,纵然以色列具备精确制导的拦截能力。据以色列国防军进行的调查发现,伊朗试图直接使用无人机攻击以色列领土。

除了各国使用军事工业生产的无人机,即兴使用民用无人机来改装也大派用场。这些用于军事目的低小慢武装无人机,通常很小,射程很短,很少准的确度,但它们仍然可能构成重大的安全威胁。一个突出的案例发生在2017年12月,当时俄罗斯位于叙利亚拉塔基亚(Ratakia)地区的军事基地以及塔尔图斯(Tartus)的物流中心,遭到13架改装无人机的袭击,造成俄罗斯陆军装备:轰炸机、战机、货机和弹药商店不同程度的损失。攻击者在简易设备中使用的技术包括用于精确打击的GPS系统,导致俄罗斯消息来源声称发达国家是袭击的幕后黑手;然而,没有具体的指控证据。一些学者断言亚州公司(没有提及中国)现在也有能力生产类产品作为攻击性民用无人机,即便这些产品在网上商业购买或自行组件生产。在俄罗斯首次遭遇袭击后几天,俄罗斯军队成功挫败了另一支试图使用武装无人机攻击Khmeimim基地的行为,俄罗斯的防空系统成功拦截了攻击无人机。这些攻击的意义在于,无人机技术现已广泛应用普及,对以色列的主要威胁不仅来自向伊朗或中国的购买的攻击无人机的国家。一些恐怖组织也可以在市场上自行组装,国家情报机构很难追踪和发现此类团体。随着威胁的扩大,新的威胁正在增长,先进技术变得越来越强大并四处扩散。现成的设备可用于致命目的,然而获得缺非常容易。这样,各种无人机技术已为双重技术使用(民用和军用),一些技术并未被列入管控的范畴。

全球武装无人机的变化因不受地域和法规的限制,并未得到禁止将其用于军事目的。这对以色列构成了重大威胁,因为恐怖主义和恐怖组织比常规军队更依赖于这些技术。叙利亚的无人机袭击再次突显了无人机的威胁,许多国家还没有准备好在一些重要的战略资产周围部署防空系统来应对这一挑战。也许,其电子对抗系统和控制敌对行动的网络战争的能力以及远程控制能力尚未跟上形势的发展。例如用于攻击俄罗斯Khmeimim基地的简易武装无人机,在大多数情况下,对国家或军事系统没有战略性的影响,但容易造成严重的认知损害。对以色列的影响可能导致在无人机领域发生深刻变化,并影响了整个国际武装无人机竞技市场。武装无人机为各个团体提供了更大的能力,相比过去不用承担责任的进行空中袭击而言,同时保持对攻击源的隐秘性。原因是,这些武装无人机上没有人工操作人员。其结果是,执行情监侦任务的能力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战地指挥官或政客在风险管理方面同样发生变化。因此,快速增长的全球武装无人机市场,带来的最大的竞争是影响那些曾经在该领域领先制造商的国家和该地区的出口商。这些变化对以色列的影响要大于其他国家国防和贸易部门,这是由于以色列一直处于无人机出口的领导地位。毫无疑问,武装无人机扩散的影响到以色列所关注的战略问题,以及对周边邻国和恐怖组织的在安全范围的担忧。同时,波及以色列的无人机出口贸易和经济增长。

武装无人机制造成本的的变化,在全球影响和波及到诸多国家的战略。不久的将来,一些以色列敌对的组织和国家,可以从中国和伊朗进口甚至自行组装无人机,对以色列构成中期的挑战甚至影响未来。在这方面,除了黎巴黎真主党外,相关国家包括伊拉克、约旦、巴基斯坦,他们都配备伊朗无人机系统。以色列都必须去面对这些威胁。以色列带来的商业挑战是显而易见的!以色列需要国防出口,其中无人机占重要的份额。而以色列自身市场太小,无法支撑这行业的技术进步和发展。由此,以色列的无人机出口受到全球变化的影响,是千真万确的!尤其是中国无人机的出口,构成重大的商业竞争,美国同样遭受中国竞争。然而,以色列由于使用无人机而更容易受到国际批评,容易影响其制造和出口能力。此外,在与美国对比,美国可以应对来自中国的竞争,将其无人机出口扩大到沙特阿拉伯等盟友国。

武装无人机的全球变化使得以色列的出口市场加速收缩。以色列签署了导弹扩散的全球协议,因此,武装无人机的出口还受到这些协议的影响,不能向没有正式外交关系的国家出口无人机。自1991年以来,以色列一直按照该协定行事。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并不受这样的协议影响。因此,我们认为以色列需要修订其无人机政策,保持以色列无人机出口能力,并降低那些想到以色列无人机技术的国家的政策门槛。同时,以色列需要在无人机出口外交和经济利益上获益。毫无疑问,以色列必须保持追踪中国、伊朗和美国制造的武装无人机出口到中东敌对国家和地区的情报能力。此外,它还应监控现有的产品和组件以及两用(军民)技术的互通性。

武装无人机的全球变化帮助生产简易无人机。透彻的了解无人机生产供应链,结合监视出口和转移国家之间和次国家组织之间的技术流通,在战争期间准备保卫以色列的领空及其部队相当重要。同时,以色列应投资发展网络战争和电子作战系统,使其防空系统适应和对付那些流氓无人机。可以生产比导弹拦截系统更便宜的反无人机系统,比如通过远程干扰或压制敌对无人机。以色列还需要大规模采用有效手段来应对的多样性威胁,包括无人机和无人机群。以色列应假定这种趋势将继续加剧并影响国际舞台。因此,建议以色列鼓励国防工业投资开发防空解决来对付各种大小和类型的无人机。一个案列就是由以色列Rafael Advanced Defense Systems公司与英国签署出口反无人机系统,这个系统很可能会形成一个重要的出口商品,这将对不断增长的商品(简易武装无人机)做出的回应。同时,也有助于捍卫以色列的安全。投资开发针对无人机的防御手段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在未来的几十年,无人机的民用用途很可能会大大扩展。这一发展将不仅带来防空挑战,也包括任何希望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保持技术领先地位的国家,促使其领土上满足商业和私人需求的此类系统的发展。为了保护出口,这有助于发展新系统,以色列应该强调其其他优势,而不仅仅是技术。以色列还可以为一些国家基于无人机运营的知识培训经验和高素质的人员,甚至包括武装无人机的租赁。这种方法,使得以色列将有可能保留和那些国家的战略合作并建立新的伙伴关系。以色列与印度和德国的的战略关系,就受到军事技术的出口,包括先进的无人机带来的影响。这些关系表明,无人机的出口更为重要不仅仅是销售的收入。

因此,以色列应继续投资技术创新和提供解决方案的能力来满足客户的需求。这样做,在与中国或其他竞争对手相比,以色列将维持产品价格以外的优势。以色列还应考虑为其客户提供支共享操作知识的可能性,而其众多竞争对手的在这方面是无法提供的。尽管由于新的竞争加剧,以色列应谨慎选择国家和地区。出口军事技术(包括无人机)都需要通过以色列国防出口管制局(DECA)的监管。另一方面,民用无人机市场潜力巨大,以色列应该考虑增加对开发和创新技术的投资,满足军事无人机转化为民用的需求。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拒绝广告

相关资讯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扫码看新闻